国际频道: 欧盟“东西裂痕”进一步加大(国际视点)

国际频道
国际新闻
欧盟“东西裂痕”进一步加大(国际视点) world.people.com.cn/n1/2018/0507/c1002-29967625.html May 7th 2018, 00:00
  核心阅读  欧盟委员会近日发布了欧盟2021年至2027年预算提案,旨在应对英国“脱欧”后欧盟面临的巨大预算缺口。这场欧盟7年一次的“预算战争”,既是欧盟各国争夺话语权的竞技场,更是观察欧盟一体化未来走向的窗口。欧盟致力于将预算与“欧盟价值观”挂钩,以此影响受欧盟援助最多的中东欧国家,此举引发后者普遍不满。分析认为,围绕欧盟预算的争执仅仅是欧盟内部“东西裂痕”进一步加大的缩影。未来中东欧国家与欧盟围绕移民、环保、司法和媒体监管等问题上的分歧,可能让“东西之争”愈演愈烈。    欧盟——  中东欧国家预算将缩减,缴纳的“会费”会逐年上涨  按照预算提案,2021年至2027年欧盟预算总额为1.135万亿欧元,将占除英国以外的27个欧盟成员国国民总收入(GNI)的1.11%。尽管该预算提案还需经过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批准才能生效,但一些欧盟预算净出资国包括荷兰、奥地利等9国已经明确表示反对该提案。  按照新预算提案,欧盟预算未来将更多考量移民、青年就业和环境保护等因素,未来更多的欧盟资金将流向难民压力和就业压力大的东南欧国家,相对而言中东欧国家接收到的欧盟资金将日益缩减,缴纳的“会费”则逐年上涨。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包括英国在内的28个欧盟成员国中,有12个国家为净出资国,波兰是受惠于欧盟资金援助最多的国家。  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和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在预算方案公布后均表示,英国“脱欧”后更小的欧盟应该需要更少的预算,而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扩大预算方案是无法接受的。一直以来,西欧国家认为欧盟预算是“劫富济贫”,成员国经济体量越大,缴纳“会费”数额越大。而中东欧一些经济欠发达的成员国不仅缴纳的费用少,还可以通过共同农业政策以及团结基金等工具从欧盟预算中获得拨款。近年来,中东欧国家在诸多议题上同欧盟有颇多争执,在西欧国家尤其是右翼政党看来,欧盟的这种预算安排无疑是“养虎为患”。  中东欧国家——  欧盟将预算与“欧盟价值观”挂钩的方式“令人不安”  中东欧国家普遍表示,欧盟将预算与“欧盟价值观”挂钩的方式“令人不安”。分析认为,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与一些中东欧国家近年来争执不断,双方围绕波兰司法改革、匈牙利媒体监管、东西欧食品标准等问题龃龉不断,刺激着原本就敏感的中东欧民众的情绪。  为了维护欧盟权威和统一,欧盟委员会致力于在中东欧国家推行“欧盟价值观”。今年4月,欧洲议会内政、公民权利和司法委员会发布一项针对匈牙利民主和法治形势的报告,认为匈牙利存在严重损害欧盟价值的行为,并呼吁各成员国政府支持对匈牙利削减资金援助甚至冻结表决权的动议,这一报告遭到匈牙利和波兰的反对。  而将欧盟预算与“欧盟价值观”挂钩,被中东欧国家认为是欧盟针对其发出的“最有力的一击”。此次欧盟预算提案最令中东欧国家紧张的,并不仅是预算支出的缩减和变化,而是欧盟委员会在预算方案中提到的“法治缺陷”条款,该条款将赋予欧盟权力,对被认定有“法治缺陷”的成员国修改预算支出。对此波兰欧洲事务部部长希曼斯基表示:“我们对欧盟委员会预算方案中一些与政治有关的建议感到不安,法律不应该成为政治情绪的反映,这与法治精神截然对立。”  舆论——  欧盟如果不能改变居高临下的姿态,分歧就不会消除  近年来,中东欧国家民粹主义势力抬头,由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组成的维谢格拉德集团日益活跃,在移民难民问题、国内政治改革等问题上频繁与布鲁塞尔“叫板”,欧盟内部的“东西裂痕”日益显现。  围绕欧盟预算的“东西之争”,表面上是欧盟资金分配和使用的分歧,但本质上却是欧盟东扩10多年来矛盾积累的必然结果。2004年以来,欧盟“爆炸式”东扩,先后吸纳了12个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但随着2008年以来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和“脱欧”危机的上演,西欧极右翼势力和民粹主义势头上升,欧盟的吸引力已经大幅褪色,中东欧国家在移民、司法、环保和媒体监管等领域与西欧国家的分歧也日益增多。欧盟内部在一些重要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欧盟各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阶段不同,同步实施一体化政策显得越来越举步维艰。  面对欧盟一体化进程中的困境,西欧国家开始重提“多速欧洲”概念,主张防务、货币、税收等领域的一体化政策可以从“核心国家”逐步拓展到其他成员国。这一主张在中东欧国家引起了强烈反弹。虽然加入欧盟后中东欧各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都有所提升,但与西欧国家的差距仍然明显。中东欧国家近年来极力避免沦为西欧国家生产流水线上的原料商、加工商和商品市场,但成效并不明显。劳动力流失、经济转型受阻、基础设施落后等问题让很多中东欧国家担心沦为欧盟的“二等公民”。  “中东欧与欧盟的分歧本质上源于对部分西欧国家的不信任,认为西欧国家推动一体化的目的是为了剥夺中东欧国家在欧盟内的话语权,这种情绪在中产阶层和年轻人中尤其明显。”捷克科学院哲学所全球研究中心主任马雷克·赫鲁贝克说。  “欧盟如果不能改变对中东欧国家居高临下的姿态,欧盟内部的分歧短期之内就不会消除。”华沙大学欧洲中心主任格拉茨克说,“不过,目前中东欧国家与欧盟的矛盾仍然处于可控的范围之内,并不会出现‘脱欧’的现象,但对欧洲一体化进程肯定会产生负面影响。”  (本报华沙5月6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07日 21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4Bq/pG7PS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