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 在韩国感受板门店吹来的“四月暖风”

国际频道
国际新闻
在韩国感受板门店吹来的“四月暖风” world.people.com.cn/n1/2018/0503/c1002-29962318.html May 3rd 2018, 00:00
【环球网综合报道】首尔市政厅外墙挂着巨幅海报,光化门前大屏幕上播放着宣传片,边境道路边有延绵数百米的蓝白半岛小旗……置身于4月27日前后的韩国,《环球时报》记者无不感受到韩国政府对成功举办朝韩峰会的期待与必须成功的决心。这背后,凝聚着经历过朝鲜战争的韩国老一辈人祈望和平的心愿。尽管在韩国采访南北峰会的4天,记者听到不同人对朝鲜、对半岛局势后续发展的不同看法,然而,朝韩峰会依然让他们振奋。毕竟,两个国家迈出了沟通了解的重要一步;毕竟,朝鲜展示的更加开放的形象让人对解决半岛问题信心倍增。 “必须成功”的峰会 4月26日上午,距离朝韩峰会正式召开还有24个小时,在韩国已经能随时察觉到这场会晤的强烈存在感。 韩国国道1号公路是通向朝韩边境的要道,也是27日上午文在寅乘车前往板门店的路线。1号国道连接首尔与朝韩边境的部分也被韩国人称作“自由路”。沿着“自由路”向北,《环球时报》记者驱车来到非军事区(DMZ)的第一个哨卡——统一大桥,“欢迎南北首脑会晤”“实现半岛和平与和解协作”等横幅随处可见。位于韩朝边境的坡州市文山邑居民自治委员会专门挂上一面旗帜——“文在寅总统!祝愿韩朝首脑会晤成功”。 26日上午,《环球时报》记者在戒备森严的统一大桥上看到了前往“和平之家”进行最后一次演练的韩方车队,文在寅随行的6名高级官员集体出动,甚至连刚刚从美国回来的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也一起前往。此前,这样的彩排韩方已经完整进行过2次,连摄像机该如何摆放这样的细节也没有放过。 26日下午,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在位于京畿道高阳的主媒体中心召开发布会,公布了双方事无巨细的准备,甚至提到新装修的会议室和晚宴厅还有“味道”,韩方人员正想尽办法让“味道”散去,包括用洋葱吸和用电风扇吹。 “文在寅与金正恩的会晤一定会成功。”韩国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教授李相万在会晤的前一日对《环球时报》记者预测称,如果失败的话,韩国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一名不具名的中国半岛问题专家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文在寅总统上台仅一年,就顶住国内的政治压力,在南北关系上押下重注,“他一定是抱着必须成功的信念”。 这种信念也体现在韩国准备此次会晤的策略上。青瓦台将主题口号定为“和平,新的开始”,没有提“统一”。相对照的是,2000年朝韩首脑会晤后发表的《南北共同宣言》中提到“南北双方同意通过全民族的共同努力自主解决国家统一问题”;2007年的《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也表示,双方将在民族精神基础上,合力开启民族共同繁荣和自主统一的新时代。文在寅的目标看似更务实一些,正如他2017年7月在德国科尔伯基金会的演讲中所提到的,“我们追求的只是和平”。 “按照目前的局势看,未来的朝鲜半岛,与其说是和平统一的时代,不如说是和平共处的时代。”韩国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学系教授、韩国统一部和平体制顾问李熙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现在的朝鲜,统一不是金正恩的目标,而文在寅政府的目标也是达到和平共处的状态。 27日峰会当天,首尔市政厅前的广场上早早支起了大屏幕,开始滚动播放会面的相关信息。旁边竖起的宣传板上,是2000年和2007年两次朝韩领导人会面的经典照片。首尔市民和媒体记者席地而坐,准备迎来历史性时刻。上午9时28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现在直播画面中,他伸出手对来自南方的文在寅问候道:“很高兴见到你。” 居住在京畿道高阳市的86岁老人金英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金正恩走出的这一步是“奇迹”,“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实现了”。 充满不同情绪的韩国 握手的这一刻,让长期研究半岛问题的韩国人李相万流下激动的泪水。他在会晤当天一直守在电视机前,“我完全支持《板门店宣言》,和平对于双方而言都太重要了”。 李相万年逾六十,对于这样年纪的韩国人,朝鲜战争(韩国称“6·25战争”)和冷战留下的阴影让他们格外珍惜这次以半岛和平为主题的“金文会”。“南北首脑会谈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会谈还取得了不少成果,真是太好了。”在韩国战争纪念馆做义工的金胜熙是战争的亲历者,那时年仅4岁的她亲眼目睹了死亡与破坏。如今,金胜熙在战争纪念馆介绍“6·25战争”的展览室为参观者发放明信片,她的身后是一个大屏幕,上面写着不同语言的留言,大部分都是祈望和平的语句。“这种事情(战争)绝对不能再发生了。”金胜熙面容凝重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会晤是“全体韩国国民都盼望的”。 文在寅与金正恩在军事分界线前的三次握手、超过30分钟的密谈、共同宣布的“新和平时代”,如同4月暖风一样吹遍韩国。《环球时报》记者28日来到位于首尔市中心的南浦面屋,当地时间18时左右,店外已经排起长队。一名韩国友人告诉记者,当日首尔的冷面馆几乎全部爆满。原因自然是韩国人都想尝一尝前一天朝韩峰会晚宴上成为热门话题的朝鲜冷面。 然而,会晤的成功也无法隐藏韩国社会对于南北问题的分裂看法——2000年与2007年两次朝韩会谈的后续发展让不少人心存疑虑。首尔出租车司机元容焕对《环球时报》记者表达了对文在寅的不满,甚至激动地表示现任总统决定与朝鲜谈判是“脑子坏掉了”。而金胜熙的同事、同在战争纪念馆做义工的一位老人也质疑道,没有明确表示解除核武器的朝鲜无法让人相信。 27日早上,首尔市中心的光化门前聚集了不少抗议者,大部分是穿着蓝色马甲、头戴蓝色帽子的中老年男性,他们举着的旗子表明了身份——来自韩国各地的退伍军人。73岁的金昌国表示,“朝鲜只想争取时间,减轻制裁,他们没打算放弃核武器。” 韩国的年轻人也有不同看法——一旦南北展开大规模的交流甚至统一,经济领先几个数量级的韩国一定会大规模向北方“输血”。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一项2017年的民调显示,88.5%的20岁至30岁年轻人反对援助朝鲜;49.3%的韩国年轻人认为朝鲜是与己无关的陌生人或韩国的敌人。韩国檀国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金珍镐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韩国的年轻人有自己的标准,在保守与进步之间按照不同议题做出自己的选择。“但这并不代表二三十年后,这些年轻人从政后就离统一越来越远了。”金珍镐表示,未来的统一可能是另一种模式,是一种共同的、和平的、平等的“AA制”统一。 李熙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韩国国内对南北改善关系存在截然相反的看法。保守观点认为,朝鲜希望通过无核化达成半岛的永久和平体制,推动驻韩美军撤离,最终由朝鲜达成“统一”。金珍镐说,韩国保守派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军人或是接受过“反共”教育的上年纪的群体,“他们对共产主义存在天然的、难以转变的不信任感,所以他们认为文在寅现在与金正恩会晤是比较浪漫主义的想法”。 “金正恩展示出真情实感” 韩国保守派媒体《东亚日报》近日在一篇社论中称,“板门店今后可能会举办各种活动,足以让人产生‘韩半岛和平之春大步走来’的期待感,然而这种高期待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韩国担心的“巨大风险”毫无疑问包括核问题。在27日发布的《板门店宣言》中,朝韩确认“通过完全的无核化实现无核半岛,是双方共同的目标”。 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黄载皓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朝韩峰会只在无核化方面达成原则性一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这是“聪明的做法”,因为半岛核问题的根本矛盾在美朝之间,所以具体问题需要它们解决。 李熙玉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朝鲜、韩国、美国在概念上对无核化的理解都是完全的、可验证的、不可逆的无核化。但在达成无核化的途径上,比如无核化的速度是怎么样,如何保障朝鲜的安全需求等问题,各方存在差异,认识依然不完全一致。 虽然特朗普本人对于与金正恩进行会晤持积极态度,但美国传递出来的信号依然复杂。美国副总统彭斯近日表示,和平协议是向朝鲜半岛去核化迈出的一步,“但仅仅是一步”。曾在复活节期间秘密访朝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两天对美媒说:“我们了解历史,我们了解风险……我们不要承诺、我们不要口头语言,我们将期待行动。” 半岛无核化与永久和平的路途依然遥远、坎坷,不过李熙玉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连对方的手都不拉的话,就很难预知对方的想法。在金珍镐看来,金正恩从会晤前就展示了诚意,他同意峰会在板门店韩方一侧举行就是最好的例证。“在会晤期间,他的言辞与表情也展示出他的真情实感,此次,他向外界展示了一个更加开放的形象”。 黄载皓说,与前任金大中、卢武铉不同的是,文在寅正处于任期的第一年,他有足够的时间按照他的思路继续发展南北关系,也能够将南北首脑会晤机制化、常态化,最终能通过无核化为半岛迎来长久的和平、稳定。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4Bq/pG7PSW